啊~ 下午2点了,双年展当天,我们看完CITY HALL法庭里的展览作品已经是饿到发软了。
真是的,谁会料到CITY HALL 的展览区竟然没有吃的可买,
我们是缩紧腰带,一边喝水充饥,一边看展的。呜呜呜…

一看完展览,我们松了一口气,三步拼两步地步出展览厅,发现在CITY HALL找吃的,也得走上一段路。
迷迷糊糊的,还是搭 回SMU比较好,那里靠近BUGIS,至少我还比较熟。

一下车,我们走到前面的店瞧瞧。肚子饿时,鼻子是格外的灵敏。
咦,咖哩味也,我们沿着飘来的咖哩香味一直走。
找到了餐厅,没开,下一间也没开,我们开始怀疑是否是饿昏了头产生幻觉。
不对啊,那是咖哩味嘛…边走我边开玩笑 : 或许是附近工地的外劳在煮咖哩大餐吧。
老天,救救我们啊,好饿啊…
再往前走,怪了,这店怎么开着没人呢 ?
管不了那么多了,先冲上楼再说。
唯一的侍应生在擦汤匙了,啊,不会是收摊了吧。
既然没有向我们说sorry,应该还可以点菜,我们就理所当然的屁股贴稳椅子点了我们的午餐。
我们真的是lucky,侍应生通知我们是last order了。
我点了鱼,鱼是混了香料炸的,非常需要慢慢细嚼。
把nan沾着鱼上撒了almond nuts的橙色creamy sauce来吃十分过瘾。
挺着'大肚子'离开这间北印度餐餐馆时,在楼下的咖哩味也消失了,
我和萍相视而笑,我们的鼻子还真了不起呢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pplewong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