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3 年, 我参加了摄影人联办的endau rompin 的团.
这也是我生命里最难忘的一次经历.

那是我第一次进森林, 满怀兴奋的心情进去.
大家也武装起来, 以防被吸血鬼水蛭欺负. 哈哈~
在裤子外加穿着奇怪的白布,看起来着实搞笑.

终于到了该出来的时候了, 在跨过一个大树桐那一瞬间,
我只听到两个像树枝被折断的声音, 我的脚很痛, 爬不起来, 是左脚踝断了吗 ?
我怕得想哭出来.

陆续有很多朋友跑过来, 很多声音在讨论着如何把我抬出去.
用背的吧, 那过河呢 ? 用脚架好了, 两只脚架加上雨衣,
应该没问题的, 这下子也可以测试 manfrotto 脚架的质地了. 有人这么说着.

那是一段非常漫长的路, 我的心里非常的害怕, 大伙轮流背着我出来.
一会儿是美琴背着我, 一下子是mrs goh 背我,
又换土著小孩背着我, 连kim也背了我走一段路.
我却没用的在他们的背上责备自己.
我以为我会被留在森林里, 和狮子老虎们睡觉了. 唉, 我真笨啊 !
然后大家都说, 幸好我瘦, 不然还真留我在森林里了.

对于一个喜欢旅行的人来说, 脚受伤了等于鸟失去了翅膀一样.

我努力了很久, 终于可以再去旅行了.
2006 年, 我终于出去玩了, 成功去了一趟北海道.
能重新自助旅行的感觉是非笔墨能形容的.
虽然脚还是没办法和以前一样强壮, 至少, 这次我可以走久一点.

美琴, mrs goh, kim, ah chua, 恩妮,
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好好地和你们说一声谢谢.
非常的谢谢你们, 谢谢你们把我救了出来,
对不起, 我的谢谢, 来得那么迟.

最近在听 maksim 弹 的 The way old friends do 时,
眼睛都会变得湿湿的, 因为我从来没有忘记那一次
你们都是我的恩人. 感恩, 能认识你们.

Salute ! my old friends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pplewong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